< Home

全世界的爱情都一样

2013-10-06

老王正盯着窗外街对面一棵光秃秃的树发呆,女孩走了进来,在老王对面坐下来。

老王把目光收回,放在女孩儿身上。女孩脱掉了米色风衣,和包一起放在旁边椅子上。纤细的身体罩在一件宽松的黑色毛衣里。女孩儿的眼里有些疲惫,但还是闪出喜悦的光彩。老王的眼神也亮了一下。他们并没有打招呼,只是看着彼此微笑。

服务生为女孩送上一杯热咖啡,放下之后做了一个“请慢用”的手势,然后礼貌的走开了,没有说话。这是冬日早晨,咖啡馆里还没有其他客人,服务生也许是不愿破坏这安静的气氛。

“你还记得吗?”坐在对面的女孩喝了一口咖啡然后说。

老王的眼神有些迷离,他把身子往前凑了凑,胳膊肘支在桌子上,拿起咖啡喝了一口,自己的咖啡似乎有些凉了。

他没有马上回答女孩,而是继续转头看窗外。他的眉头习惯性地皱了皱,表明在思考或者费力地回想。窗外路边恰好站了一个男孩,在不停地朝着双手哈气、搓手。想必外面是很冷的,老王想,我还记得吗,怎么能忘呢?

为了不让女孩等太久,他回过头来朝女孩笑笑,说:“记不太清了,都过去那么久了。”

女孩也咧开嘴笑了,露出整齐的牙齿:“是啊,一晃都三年没见了。”

“你还好吗?”老王问。

“好啊,挺好的,我终于离我的梦想又近了一些,不远了,触手可及。”女孩答,“你呢?”

老王差一点又进入迷离的状态。我怎么样呢,老王想。似乎这三年间经历的一切都从老王脑子里消失了。停顿了那么一下,老王说:“啊,祝贺你。我还好,我挺好的。”

察觉到老王的停顿,女孩儿说:“你没事吧?精神不是很好。昨晚没睡好吧?”

这似乎是个旧时的玩笑,三年前老王和女孩经常开这样的玩笑,但玩笑的意义是什么,老王想不起来了。

“昨晚睡得还行,就是最近感觉脑子不够用了,反应慢。”老王挤出一个笑脸。

这个时候对话出现了一个令人尴尬的沉默。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窗外。刚才搓手的男孩已经不见了,一个老人牵着狗走过,两个背着书包的初中生说说笑笑着走过,在空气里留下一串白气。老王有点恨自己不争气,明明一肚子话想说,到现在还是一句说不出来,浪费着宝贵时间扯着无聊的闲篇。

还是女孩先开口了:“想听听我的追寻梦想之路吗?”

“好啊,来吧!”老王似乎突然来了兴致,身体前倾,摆出一幅聆听者的姿态。

女孩儿便开始讲了,滔滔不绝,眉飞色舞。一如那个时候一样,老王想,她专注的时候就会这样说话,现在依然没变。讲到自己曾遇到的难处,女孩儿很感慨,但随即又会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来宣告黑暗的时期已经过去,黎明即将到来了。女孩儿讲得起劲,老王听得认真,时间安静地把他们定格成一张泛黄的老照片。

“说说你吧!”女孩儿的叙述戛然而止,留下一个突兀的转折,等着老王去衔接。

这时候咖啡馆里来了新的客人。是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生,手里拿着一本翻开的书。老王想,这书的封面好熟悉,我应该也读过吧。说说我吧,我有什么好说的呢。

“我……就还是老样子”,老王似乎有些难为情,“每天开车走一样的路,不开车就坐一样的公交,看一样的风景,听一样的歌,穿一样的衣服,说一样的话,我还是三年前那个样子,像上了发条的机器。”

这段话不算慷慨激昂,却包含了很复杂的情感。女孩儿很敏锐得察觉到了这种情感,疑惑的问:“听上去你过得并不好,因为我知道你讨厌单调的重复。你有心事吗?可以跟我说说吗?”

老王端咖啡的手抖了一下,一些咖啡洒出来洒在老王手上,感觉不到烫,咖啡已经凉了。该如何对你说起我的心事呢,老王想,你就是我的心事啊!

老王说:“嗨,没什么大不了的,人到中年忍不住想发牢骚而已。听到你都好,我也开心。这就好了。”边说这话的时候老王挥了挥手,似乎要把一切好的坏的干净的肮脏的都挥走。

两人又一次同时看向窗外。阳光斜斜地照在路对面的墙上,金黄金黄的。老王转过头来,看着女孩儿的侧脸,温暖的笑了。

“那,你的感情生活呢?”老王问。

女孩儿仍然盯着窗外,似乎没有听见老王的问题。女孩儿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老王猜不出女孩儿在想什么。

过了那么几秒钟,女孩儿答道:“还是空白,没遇到合适的。”说这话的时候女孩儿的视线仍然停在马路对面墙上金黄的阳光里。

“哦”,老王说,“别着急,你还年轻。会找到合适的人的。”

女孩儿突然转过头来,盯着老王,说:“三年前你就说过这样的话,我相信你,但是到现在也没碰到,我还要再找几个三年?”

老王苦涩的笑了,他很想说你能否考虑一下你面前这个,但没有勇气,还是很面的说了一句废话:“感情看缘分的,该是你的你早晚会碰上。”

女孩儿说:“如果早就碰上了,只是对方一直视而不见呢?”

老王说:“那就是对方有眼无珠。我看不出谁会对你这样一个女孩儿视而不见。这样的人不值得你爱。”

女孩儿又停顿了几秒,感觉心里有什么火光闪了一下又灭了。她的话锋由进攻转为防御。她说:“别说我了,怪没意思的。你呢,你家里人都还好吗?”

一瞬间老王又进入了那种迷离状态,他搞不懂为什么今天女孩儿的问题都这么难回答。他努力回想自己的家庭和感情生活,终于有一些片段闪过脑海,三年前妻子带着儿子离开他的时候,他也是到这个咖啡馆里呆坐了一天。终归不是愉快的记忆,老王不愿再想了。

老王说:“凑合吧,只不过是一场生活。”老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凉咖啡真难喝,喝完还会胃疼。

他招呼服务生把两人的咖啡换成热的。这才注意到店里的人渐渐多起来了,很热闹的一幅场景。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响起来的,现在正在播放的是≪大约在冬季≫,唱这歌的人叫齐秦,好像是的。这人曾经深爱过一个叫王祖贤的电影明星来着。

女孩儿接着说:“一场生活把你变成现在这样了?”

老王想起了三年前他和女孩儿谈到过有关梦想的话题。

“梦想这个东西,是坚硬而不妥协的。而我屈服于生活了。”老王说出了自己对梦想的新认识,这种新认识透出浓浓的悲壮和一股人老了之后的陈旧。

“切〜,真是的,你不是过得挺好的嘛,你什么都有,却还想要更多。贪得无厌。”女孩儿又恢复了三年前那样顽皮。

“这怎么叫贪得无厌呢,你有很多东西我就没有。”老王也似乎找到了三年前那种与女孩儿对话的感觉。

“比如说呢?”女孩儿眨着眼睛问。

“你有很多漂亮的衣服我就没有。你可以穿裙子我就穿不了。”

“……你又不是女的。”

这时两人都笑了。老王抓起咖啡喝了一口。还是热咖啡好喝啊。

女孩儿从包里掏出一件T恤递给老王,笑着说:“差点儿忘了,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。”

老王接过来,边翻看边说:“让我大冬天穿这个,岂不是要冻死我!”

“又不是让你现在穿。”女孩儿笑着说,“怎么样?”

一件白色T恤,领口袖口都是老王喜欢的设计,图案也是老王喜欢的简单特别的一行字: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,下摆还特别用丝线绣上了女孩儿的名字缩写。看来是女孩儿自己设计的,甚至可能是女孩儿自己做的。

“还行吧,算是件衣服。”老王厚着脸皮说。

女孩儿鼻子差点给气歪了,“嘿,你这人怎么这样,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啊,你不要我就拿回家当抹布。到底喜不喜欢?”

“喜欢喜欢,看你大老远还给我带礼物,我感激不尽哪!”

女孩儿靠在椅背上,轻松的笑了:“喜欢就好。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,怎么还这么贫。” 女孩儿说话的语气完全就像幼儿园老师恨铁不成钢那样。

老王识趣得没有再接着贫下去。他也靠在椅背上,视线转向窗外。外面虽阳光明媚,温度却很低,路边的水迹都结成了冰。与之相比,屋内的温度适宜,暖哄哄的风甚至让人脸上有些发热。

“什么时候走?走的时候我去送你吧。”老王问。

“今天晚上的飞机。不用送我了,搞那么正式干嘛!”

“那中午一起吃饭?”

“不了,我还约了客户”,女孩看了看手表说,“我差不多也该走了。”

这一瞬间,老王的心被什么给揪了一下,生疼生疼的。

“那……就这么走了?”老王说。

“那你还想怎么样?”

其实应对女孩儿这句问话有很多种方式,既可以厚着脸臭贫借机把想说的话说出来,又可以一脸严肃声情并茂的对女孩儿讲述自己心里的感觉,又或者摆一张受委屈的脸什么话也不说希望对方有所触动。不过此刻老王看来这些都是馊主意。没办法,就是这么没出息,藏在心里想说的话怕是一辈子也说不出口了。

“还记得三年前你说过,你只听三个人的话。我算一个吗?”老王问。

“你算一个。”女孩儿回答。

“那我能提个请求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你能不能……”老王那张刚才还臭贫的嘴现在说不出话来。

“干什么?”

“你能不能保重自己,珍惜自己,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

女孩儿表情迅速黯淡下去,那一闪的火光又再次灭了。女孩儿低头盯着自己黑色的指甲看了一会儿,再抬头时脸是苍白的,和她的黑色毛衣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女孩儿说:“我会的,放心吧。你三年前就这么嘱咐过我。你可能都忘了,我还记得。”

“是啊。”老王轻轻叹了口气。

两人静静地坐着,看着窗外,什么话都没再说。

又过了一会儿,老王把女孩儿送出咖啡馆,门口结了冰,女孩儿一不留神滑了一下,老王稳稳抓住她的手将她扶起来。

老王目送女孩儿上了一辆出租车,渐渐远去。三年前也有过同样的一幕,那也是个冬天,女孩儿也是不小心要滑倒,只是那时候老王笨到没有伸出手来扶住她。

爱情都是一样的:三年前萍水相逢,三年后错身而过。

心里一片空白的老王错过了要乘的公交车,看着轰隆隆远去的快速公交2线,老王觉得自己的生命又少了一段。一生在错过当中度过,错过了这辆车,下一辆还要等几个三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