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 Home

时间的城堡

2017-04-20

我在一个五月的清晨出发,到达时太阳已升到半空。一路上柏油路闪着明晃晃的光,翠绿的树枝在风中摇曳,各种颜色鲜亮的花竞相开放。她说的没错,五月的城堡果然很美。

我打量这座城堡,它虽然从远处看是那么雄伟,但其实已经很旧了:厚厚的石墙染上了灰暗的褐色,阴暗处长满了苔藓,部分窗户破了洞,藕断丝连的玻璃碎片被风一吹就扑棱扑棱响,像蛾子在昏暗的屋子里扇动翅膀。

来之前,我听过一些关于城堡的传言,说很多人来了之后被城堡摄去了魂魄,无法离开。这些似是而非的传言,不但没吓到我,反倒增添了我的好奇心。所以当玛利亚约我来这里过周末时,我心情是愉悦的,更何况,玛利亚拍着胸脯跟我保证,绝对没有一点危险。

我在城堡前的喷泉边坐下来等她。四周极安静,只听见风吹树叶的沙沙声、水声和小虫子发出的低鸣声。

连接城堡和喷泉的是一条碎石子铺成的小路,平整光滑。仔细看会发现石子的形状和大小都接近,甚至间距都精心安排过,仿佛有人把它们一粒一粒摆上去。

这石子路是新的。在这美丽却破旧的城堡里,石子路和喷泉是为数不多鲜活有生命的东西。树木和鲜花虽然开得热闹,但它们不属于这城堡,它们是自然赋予的礼物,也终将被自然带走。

“嘿,早来啦?”,玛利亚突然从我背后出现,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我停止了思考,转过头,“嗯,刚坐了一会儿。这里好安静。”

“这里很美吧?”,她伸开双臂,仿佛要拥抱这迷人的景色。

她一边说着话、双手不停比划着,一边缓缓走到我的面前。我转过头,看着她的脸和充满活力的表演。

“很美,你说的没错。”

“那我带你进去吧”,话还没说完,她就像只蝴蝶一样,轻快地飞走了。我赶紧追着她的脚步朝城堡的方向跑去。

城堡的大门正对着那段整洁的石子路。双脚踏在石子路上,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,就像酸痛的肌肉突然被别人按了一下。我咧了咧嘴。

推开门的那一刻,我感到一股气流从城堡里飞出来,穿透过我的身体,融入了我身后温暖的空气里。一股没来由的紧张让我如触电般寒毛直竖。但看着前面身穿白色衬衫蓝色条纹裤子,显得纯洁神圣的玛利亚在回首朝我微笑,我的心情就慢慢平复了。我费力的抬起左脚,迈进了城堡。

城堡里面比想象得明亮和温暖。

进门往左是一段长长的弧形走廊,我跟着玛利亚走进去。阳光从我左手边的玻璃中透过来,照在右手边的墙上。墙是黑色方形石头砌成的,建造者工艺高超,石头之间的缝隙都很小。石墙上规律的分布着一个个的方格,每个方格约有两个手掌那么大,方格中间镶着画,画外面罩着玻璃,玻璃表面和墙齐平,看上去像一个个的标本整齐的排列在标本柜里。

玛利亚似乎并未产生任何兴趣,她步子飞快,不给我停下来认真看一看的机会。我一路小跑跟着玛利亚,费力的用余光扫视这些「标本」,那感觉就像是在阅读一部我不知剧情的连环画。

“哎,可以慢点走吗?”,我问玛利亚。

“没时间了,我们得准时赶到大厅。” 玛利亚头也不回的说。

我听得一头雾水,因为玛利亚从没跟我说要赶时间。我刚进门的时候还疑惑为什么玛利亚对这里这么熟悉,后来想到她家就住在这附近,可能小的时候经常来玩所以很清楚城堡里面的构造吧。

正想着,一个空旷的大厅呈现在眼前。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脚,玛利亚也停下来望着前方。

大厅的穹顶有三层楼那么高,顶上镶嵌着彩色玻璃,阳光透过来,闪烁着五颜六色的迷人光芒。大厅地面呈圆形,半径有十五步长,地上铺着菱形的地砖。地砖尖锐的角度和四周的圆弧造成强烈的对比,仿佛在旋转,我只看了几秒钟就感到头晕,于是赶紧移开视线。菱形的地砖在大厅地面圆心处汇聚成一个直径一米的小圆圈。这个小圆圈就像一个黑暗的精灵,吸收了所有菱形地砖的尖锐和上方射下来的阳光。那一刻,我丝毫不怀疑这个小圆圈就是城堡的中心,甚至跟我说它是地球中心我也会相信。

那个充满魔力的小圆圈上方立着一根半人高的石柱,石柱上面是一张石桌。石桌不大,如果是在西餐厅里,一个人坐在旁边用餐都显得局促。不过这小巧的石桌上当然没有食物,而是摆了一面小巧的镜子。

在意识到之前,玛利亚和我已经走到了石桌跟前。我们对视了一下,她的眼睛清澈见底,心中没有一丝烦恼。我有些慌乱,脸红的低下头,这感觉就像第一次见到玛利亚时一样。

我看见她伸手去拿那面镶着金属花边闪着光的镜子。

“等一下”,我拦住她,“我们不是在等时间到吗?” 虽然我仍不明所以,但记得之前玛利亚说过时间不够了的话。

“时间快到了,我们要做好准备。” 玛利亚一脸真诚的望着我。

“现在可以告诉我,这是要做什么吗?”

玛利亚的手被我挡在半空中,没有收回去的意思,我也紧紧抓着她的手,试图让她解释这里发生的事。我们就保持着这别扭的姿势对话。

“来不及说了,你要相信我。”

看着她的眼睛,我的手慢慢松开了。

很多年后玛利亚问我当时为什么没有再拦着她,我说,我的心选择了相信你,如此而已。

玛利亚把镜子从石桌上拿起,朝我摆摆手,示意我跟她一起捧着镜子。

我们身体靠在一起,一起向镜子里看去。镜子里出现了玛利亚那充满活力的脸和我平凡无奇的脸,我们的眼神从镜子里望向彼此。我的表情是困惑的,因为我还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阳光的角度发生了细微的变化,大厅里充满了木炭在火里燃烧时发出的那种噼叭爆裂的声音。要开始了吗,我想。

一道光从我眼前闪过。

之后的许多年里,我都试图回想那一刻的细节,然而被证明是徒劳的。

那道光闪过之后,我在镜子里看到的玛利亚和我不再是镜像,而是可以独立活动的个体了。

我愣在原地动弹不得,希望玛利亚能给我解释眼下的状况。她脸色苍白,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她的冲击想必也很大。

“我们进入镜子里的世界了”,玛利亚低声说。

“不是吧,我们明明还在城堡里,你看镜子里还有城堡的倒影啊”,我虽然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比普通人强,可也被这个疯狂的想法吓了一跳,不愿相信这是真的。

“你回头看看”,玛利亚低下了头。

我这才注意到,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漆黑一片。确切的说,我辨不清方向了,因为到处都是黑暗,只有镜子闪着光。

“你早知道会这样吗?”,我问玛利亚。

“嗯,我知道,但你不就是想看到结局吗?你可以看了。”她说着,把镜子递到我手里。

像捧着一本小说,又像捧着一台电视机,我静静的看着镜子里的我和玛利亚:他们开心的离开城堡后,经历了漫长而甜蜜的恋爱与婚姻,最后一起进入坟墓。

当他们的一生像电影一样在我眼前播放时,我竟然感动的流泪了。我试图捕捉两人在一起时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,并把它们制作成「标本」 — 这里面有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、第一次牵手、第一次海边漫步、第一次高山上看日出、第一次一起旅行、第一次在寒冬里哈气暖手、第一次争吵、第一次为了对方哭、第一次喝醉、第一次拍婚纱照、第一次吃火锅、第一次……

玛利亚就在我身旁,不知什么时候,她紧紧的抱住了流泪的我。

“我们接下来就要在这里度过余生了”,玛利亚说,“而镜子外的我和你,会经历你看到的一切。”

我轻轻的说了一句,嗯,我明白了。

直到这时,我又清晰地回想起来她约我来这座城堡时的场景。

“我带你去个好地方,那里可以看到我们的未来,你不是一直想看嘛。”

“真的假的,我不信。”

“骗你是小狗。”

”……”

“怎么,怕了吗,不会有危险哒,你放心吧!”

彼时,玛利亚站在初春料峭的寒风中,穿着白色衬衫和蓝色条纹裤子,两只手插在裤兜里,骄傲得抛给我一个明媚的微笑。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