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 Home

与死神擦肩而过

2018-01-30

蓝靛厂北路顺着昆玉河修建,从颐和园一直向南延伸,在翠微路处与万寿路交接。这条路没有红绿灯,开车走起来比环路还要好走。

我每天都走这条路,不仅车少,还能欣赏四季不同的景色。最近天寒地冻,河面结了冰,看不见观光的龙船、游泳的老爷子、晨跑和钓鱼的人,两岸的树也都只剩下干枯的枝桠,景色非常单调冷清。今年冬天没有下雪,每天看这样的景色已经让我感到很枯燥,直到昨天,我看见一个男人在冰面上走。

这个男人穿着深蓝色的大衣,黑裤子黑皮鞋,戴着一顶毛线帽和棕色的手套,背上背着一个大大的看不清是什么的东西。他不停哈着气,脚不敢离开冰面,以一种笨拙的姿势,半滑半跑的往前走,看表情很开心,似乎在享受空无一人的河面上的寂静。

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,我当时这样想。于是一直搜索着记忆,想把他挖出来。车里的音响开始播放一首新歌,木玛的《黯淡星爱情》。事实上,那个时候我走神了,我不记得事情是怎么发生的,但我很清楚记得那个男人惊讶的表情,木玛用力唱着“这世界已经改变我和你”,以及我的车以一条优美的抛物线,穿过路边的栅栏和枯树,重重的降落在冰冻的河面上。

音乐戛然而止,我回过神来。音响肯定是摔坏了,车内弥漫着一股塑料被点燃的焦糊味。我赶紧钻出车门,慌张的在冰面上爬,生怕汽车会突然爆炸。

实际上,车并没有爆炸,而且从外观看只是受了轻伤。它的左前轮陷到了冰里,水慢慢涌上来。其他三个轮子都还稳稳的站在冰层之上。多亏了这厚厚的冰层。

我不禁在心里赞叹,完全忘记了去想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那个男人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后。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,关切的问我没事吧。我转过头,一个慈祥的老者的脸出现在我面前。我没事,真是万幸,我对老人说。那就好,哈哈,老人伸出手说,很高兴认识你。

我当时正处在震惊中,对于身边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位陌生老者感到无所适从。我讨厌跟人身体接触,况且他还是完全不认识的人。再说了,老人的友好未免有些太刻意了。凡事只要一刻意,即使是好心,也不会让人有好感。

因此我并没有伸出手去握他的手,只是含糊的答应了一句。老人见我没有要和他握手的意思,也没生气。他含着笑,把手收回去,说了句,那再见了,年轻人。之后就转身离开了。

我终于看清了他背上那个大大的东西。那是一把黑色的、在冬季早晨反射着寒冷的阳光的大镰刀。我想起来,他的名字是时间老人,人们也叫他死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