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 Home

约会

2018-08-08

最近方落有点妄想症,生活中许多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变成不好的预兆,使她焦躁不安。

比如她起床喝水时看到茶杯里漂着疑似灰尘的微小颗粒,她就必须马上跑到卫生间去呕吐。又比如,她小腿抽筋时就想着要马上去做截肢手术,否则病毒会侵蚀她的全身,导致她全身溃烂而死。

此刻方落正坐在床边,穿着睡衣,披散着头发。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敞口的小瓶,里面是安眠药片。这些白色的小精灵成了方落睡觉前的唯一寄托,如果没有它们,方落就会因过度焦躁而不能合眼。

卧室里没有开灯。墙上有几块摇摇晃晃的亮斑,不规则的变幻着形状。它们是屋外路灯和车灯的倒影。方落看着亮斑发呆,思考着自己的命运。

挂在墙上的黑色圆形时钟指向五点半,秒针每走一步就会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,但方落早就学会了忽略它。

时钟下方是一个大大的衣柜,有一面墙那么大,特别厚实,黑黝黝的盘踞在那里,几乎占据了房间的三分之一,给人一种压迫感。方落却很喜欢这个衣柜。她现在只有在打扮自己这件事上才能找到一点乐趣。

衣柜的一扇门敞开着,隐隐约约可以看清有一件亮黄色礼服挂在柜门上。这是方落昨晚熨好后挂在那里的。明天我一定要穿着这件礼服去见他,方落昨晚熨衣服的时候这样坚定的想着。

方落的感情生活一直不顺利,谈过几个男朋友都不了了之。方落并不清楚为什么。感情的事不能强求,要看缘分,闺蜜这样告诉她。而她的妈妈却总说,哪有完美的男人,能找到一个对你好的差不多的就嫁了吧。方落不知道该听谁的,但像每个年轻的单身女孩一样,方落也想找到白马王子,况且自己又不丑。

方落思考完自己的命运,没有得出任何有意义的结论。只好站起身来,打开了灯。房间里一下子明亮起来,那些亮晃晃的光斑也不见了。方落从冰箱里拿出一些剩的披萨放进微波炉,然后去卫生间洗漱。

洗手池上有一只黑色的蚂蚁。方落不太确定这是幻觉还是现实。公寓每天有人打扫,怎么会出现蚂蚁呢?可是蚂蚁表现的那么活灵活现,不容人质疑它存在的真实性。方落一边刷牙一边盯着蚂蚁看,并幻想着蚂蚁突然变大,将她和整栋公寓楼一口吞下的情景。

由于盯着蚂蚁看的时间太长,方落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披萨又变凉了,于是只好再热一次。方落想我怎么这么笨,连个披萨都热不好。她最近的妄想症,负面情绪偏多,总是轻易踏进自我否定的陷阱。因此,她又有点焦躁不安了。

简单吃过早饭,方落开始换衣服、化妆。这是每天方落最开心的时候。看着镜子里那个不断变美的自己,方落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。她决定在礼服外面套一件深棕色的短外衣,后来想了想又换成了橙色的。她戴上珍珠项链、耳环,又用发卡梳了一个非常别致的发髻。这个珍珠项链和我简直是绝配,她的心情开始雀跃了。她戴上胸针,后来感觉太多余,又取下来放回首饰盒。她在脸上涂了粉底,化了淡妆,并擦了唇膏。这个粉色的唇膏真不错,她暗自想着,让我的嘴唇看上去厚了一点点,还算性感。

方落在下楼的时候对自己今天的形象是非常有自信的,不过当她看到外面在下雨时,她又开始焦躁。因为她讨厌鞋子被弄湿,也不喜欢雨伞上的水不小心滴到头发上那种突然的感觉。在等车的时候,她忍不住跺起了脚,嘴里嘟囔着骂人的话,看上去像一只因为寒怕而发抖的小狗。值得庆幸的是,来接她的车准时到了。

坐在车的后座上,方落一直在想她一会儿见到大人物的场景。他肯定会对我眼前一亮,彬彬有礼的过来拉起我的手,亲吻我的手背;他一定准备好了一些丰盛又不让人腻烦的茶点,以及适合两个人独处的私密的靠背椅;她说话时,他一定会专注的听,并且温柔的望着她的眼睛;他会讲一个她能听懂的笑话,会和她谈论一些时下年轻女生喜欢的话题。想着想着,方落变得轻松了,脸上甚至露出了微笑。坐在前面的司机一直在通过反光镜看着这位有点奇特的女子。

见到约会对象时,对方让她在会客厅等着,一直在打电话,期间似乎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,并没有流露出一丝喜悦或者热情。

方落有些愤怒了,她拼命克制着自己的情绪。难道不是你约我过来的吗?该死的。你那高高在上的态度算怎么回事?然后她又迁怒到自己身上。我今天为什么带了这么多的首饰,一定是那条该死的珍珠项链,太复杂了,弄的这么乱。还有这件该死的橙色外套是怎么回事,我现在活像个橘子。

对方呼唤她进入里屋时,方落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。她想象着自己变成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客,强行扭断了男人的一只胳膊,并在他试图反抗时一脚踢碎了他右边膝盖,使得他只能跪在地上求饶。方落觉得还不解气,她后悔没有带上闺蜜和妈妈一起过来。妈妈会对这个无耻的男人痛下杀手,不把他打趴在地上绝不罢休。闺蜜也会帮忙,但闺蜜只会骂人,动手把男人打趴在地上的一定是她的妈妈。那老太太非常强势,她喜欢戴茶色围巾和一顶深灰色的宽檐帽。她和妈妈会联手把这个男人臭揍一顿,接着大摇大摆的走出房间。

事实是,方落的妈妈和闺蜜都没有来,方落也没有对那个男人动手。她就像一头发怒却克制的狮子一样,气鼓鼓的走出了前门。可想而知,这次约会算是泡汤了,并且丝毫没有缓和她最近的妄想症。想到这里,方落又开始焦躁不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