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 Home

2019-01-08

“一个高速旋转的圆和一个静止的圆看起来是一样的”,有个声音这么告诉我,“你也许应该停下来,反正没有人能看出来。”

我一直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,直到有天我看着缓慢落山的太阳,心想不妨试试看。慢一点,就慢一点点。

外部世界想必没有察觉到我的变化,我的感受也不怎么令人振奋。四周的事物变得迟缓且游移不定,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湖底,光线开始扭曲旋转,色彩像融化的奶油一样混在一起,就连我很欣赏的那根路灯杆子,也显得有些驼背。

原来慢下来是这样的感受,看来我还是更适合维持原来的转速。我刚这么想,那个声音又出现了,“你只是短期内的不适应,再坚持一下,你会爱上这个转速。”

我将信将疑,怀着即将被周围事物揭露的忐忑,强忍住了那种像嚼了一口干草的感受,保持在低转速。

就这样维持了一段时间,那个声音再次传来:“一个圆没有缺口,无往不利,战无不胜。“

我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,但感觉它是某种意义重大的暗示。我意欲开口发问,却不知为何忍住了,可能是路边的花香转移了我的注意力,或某个顽皮孩子往湖里丢了一粒小石子产生了声纹的震动,又或者我根本不知道该问些什么问题。低转速带来的眩晕牢牢控制着我的情绪和身体,使我无法自由思考和移动。

刚开始降速的时候,我还会怀念高转速的感觉,但现在我已经不怀念了,甚至连高转速的感觉都淡忘了,仿佛低转速才是我的正常状态。那些听上去闷声闷气的响声,混乱的光线和色彩,也产生出新的美感。我感慨于一个圆的超强适应力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习惯了目前的景色。那个声音说的很对。

绿树的叶子慢慢飘落,这是我以前不会注意到的景象。风中带着潮湿的气息,仿佛随时会落雨。川流不息的人群依然粘滞,展示出密不透风的防御气势。

我的圆周时不时沿着三维空间里的Z轴产生轻微震颤,我感受到周围空气的阻力。一开始我在一片稀疏的树林里飞奔穿行,树枝和杂草都无法阻拦我,我甚至还有时间轻闻一下路边野花的香气。而现在我明显感觉到树林变得茂密,透下来的光线减少了,半人高的杂草让我脚步磕磕绊绊。在头顶枝叶和脚下杂草的夹击下,我的视野只剩下很窄的一条,而且还在慢慢收缩。空气里腥气加重,死鱼烂虾散发的味道让我恶心。我不得不紧紧盯住视野里那一块尚未被遮蔽的光亮,那是我的终极目标,是我的圆心。

我这才意识到我对圆心的崇拜和渴望。那是远古时代埋藏在我身体里的声音,如今终于苏醒。圆心是永恒的,无论我静止还是转动,无论我在三维空间里如何震颤,圆心都把我死死钉在时间长河的唯一位置。这是一种保佑,也是一种诅咒,我可以在这个点上自由回望过去和展望未来,身体却无法移动半分。我看到听到感受到的,最终都将远离我,我始终被圆心牢牢锁住。

“我并不是没有缺口和弱点”,我朝着仅剩杯口大小的视野大喊,“圆心就是我的弱点!”

“可圆心并不是圆的一部分啊”,那个声音回应我。

我愣了一下,眼前的光斑已经收缩到硬币大小。“不,你还不懂,圆心的确是我的一部分!”

那个声音不再说话。

茂密的树林和杂草已经将我遮蔽,我还在努力向前奔跑。又或者我只是无意义的甩动腿和手臂,实际并未前进一丝一毫。那个硬币大小的光斑正在慢慢缩小,直至熄灭。

我陷入一片漆黑之中,看不见东西,听不见声音,也闻不到气味。没有参照物,我无法确定我是不是已经变回了高转速,还是干脆静止不动了。